制刀手艺要传下去

    司马义·赛平要求自己制作的小刀能剃头削发,剁铁刀口不卷、不缺口断裂。 刘是何 摄

    中新网乌鲁木齐2月8日电(刘是何) “等我儿子大一些了,就教他学制作小刀,不能让手工制刀技艺在我手中失传。”58岁的新疆哈巴河县哈萨克族制刀人司马义·赛平这样说道。

    司马义·赛平出生在制刀世家,十分喜爱哈萨克族小刀的制作。早在十几岁的时候,他就跟父亲学习哈萨克小刀的制作。经过几十年的摸索与改进,他制作小刀的技艺纯熟精湛,且通过人们的口口相传,享誉哈巴河县以及新疆阿勒泰地区,很多人慕名来他家订做小刀,甚至有内地和哈萨克斯坦的顾客购买他制作的小刀。

    在科学技术快速发展的今天,小刀作为新疆一种旅游纪念品,一些地方已发展到规模化机械生产,导致传统的手工制刀技艺慢慢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然而,仍有个别民间制刀艺人难以割舍这种传统技艺,依然默默地坚守继承,向世人传承叙说着手工制刀的文化历史。司马义·赛平就是其中一位。

    司马义·赛平不仅几十年坚持手工打造哈萨克小刀,使这一传统技艺没有被时代遗忘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幸福生活。走进司马义·赛平不太规整的四合院,院子角落处的一间不起眼的小房就是他的作坊。这间作坊大约在20平方米左右,他在房子的中心搭建了一个土炉,土炉距离地面1米的地方就是炉膛,炉膛为半封闭状态,前后各留了30厘米见方的观察孔,用于添加煤、方便烧钢条和观察。在作坊的右角里是他的打磨平台,有一台电机和沙轮磨片。

    据司马义·赛平介绍,过去他是用磨沙石一点一点的磨,去年才换成了这个沙轮磨片机。就在这个小房间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不知多少年的羊皮风箱。“这是我爷爷留爸爸,爸爸又留给了我,几年前,还用这个羊皮风箱,现在也已换成了鼓风机。”司马义·赛平说。

    司马义·赛平边介绍边做准备,只见他往土制的炼铁炉里加了几块煤,拉开电源开关,炉膛里的炭火借着鼓风机的风力逐渐旺了起来。他将锯好的一段钢条放入炭火里,待钢条被烧得通红微微冒着火花后,一手执钳将钢条夹住放在打铁专用的平台上,用铁锤将烧红的钢条砸扁,再将其放进水里淬火。如此反复几回,钢筋就变成了小刀的形状,再进行细细地打磨刀坯,扁的一头做刀刃,细的一头做刀柄。

    司马义·赛平制作的小刀不仅注重民族特色,还特别注意刀的造型和质量。每把小刀制好后,他都要进行反复测试。虽然不像古书上记载能“吹毛即断,削铁如泥”。但司马义·赛平要求自己制作的小刀能剃头削发,剁铁刀口不卷、不缺口断裂。

    为了保证刀的质量,司马义·赛平制刀用的材料也颇有讲究。据司马义·赛平介绍,一把好刀,首先需要的是好钢。哈萨克族小刀不仅外观要好看,最主要的特点是注重生活实用性,哈萨克族人在放牧过程中可以用小刀防狼,宴会上还要用小刀切肉等均需要刀子锋利耐用。为了保持自己所做小刀的质量,他曾试验过多种钢材。有些钢硬度高但是太脆,不适合做小刀。有些钢硬度好但淬火之后质地就变了容易断裂。前些年他使用的钢材均为20世纪80年代的链轨拖拉机钢销子。现在,他打制的小刀主要用汽车悬挂弹簧,这种钢既有硬度又有韧性。

    司马义·赛平在制小刀过程中,他不仅对钢的要求很高,配套刀把、刀鞘也和别人不同。他制作的刀把,是用特制的磨削工具把牛角做成刀把的形状,将刀柄插进去,用铁皮卡紧。透明的刀把不仅握上去手感很好,外观也比较特别。最后,司马义·赛平给小刀套上他特制的皮鞘,上面烫着花纹。牛角、羊角刀把和手工的皮鞘,让司马义·赛平制作的小刀透露着一种与生活相融的质朴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示了哈萨克人的文化元素,更是人见人爱的一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因此,他的小刀特别受人欢迎,平均一年打小刀的收入都达到6万元以上。

    现如今,生活在新疆北部广阔草原上的哈萨克族男子腰间依然挂着一把精制的小刀,小刀不仅是哈萨克族男子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器物,又是一件佩戴饰品。因此,哈萨克族小刀成为一种文化元素被传承了下来。

[责任编辑: 龚彦晨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