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人物

二十年如一日的巡诊情——记特克斯县包扎墩牧区乡村医生居马泰

在特克斯县包扎墩牧区的巍巍群山之中,零星点缀着一些牧民村落。由于交通不便,居住在这里的牧民不仅生活受到影响,而且缺医少药,看病十分困难。目睹这种情景的哈萨克族小伙子居马泰•俄白克,从伊宁卫校毕业后,继承父志,毅然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选择在深山之中——他在包扎墩牧区卫生院做了一名乡村医生。

二十年来,居马泰在高山草场里远足跋涉,在默默坚守中甘于奉献,在为包扎墩牧区患者解除病痛的同时,也深刻诠释了一名乡村医生的高尚品质。

 

一个老药箱:

坚定他继承父志的信念

居马泰的父亲生前是特克斯县的一名乡村医生。半夜里患者急匆匆的敲门声,父亲背着药箱匆忙而去的背影,是居马泰始终难以忘怀的往事片段;父亲工作用的医药箱、听诊器,血压计,是伴随他成长中的最佳“玩具”;父亲的博爱情怀,更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年幼的他——居马泰的父亲是儿子眼中的好榜样,也是乡亲们心目中的好医生。

“父亲英年早逝,这让少年时代的我伤心不已。”居马泰对记者说,“就在父亲去世前,我从他无限留恋的目光中明白了一点:他十分期待我接替他担当起为乡村农牧民解除病痛的使命。当时,我的眼中满含泪水,用手抚摸着父亲留下的那个老药箱,心中立下重誓:此生一定要继承父志,为牧区的医疗事业贡献力量!”

1992年,居马泰从伊宁卫校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包扎墩牧区卫生院,一干就是二十年。从医二十年间,他一直住在包扎墩牧区,父亲留下的老药箱从不离身。

这二十年间,虽然老药箱坏了又修,修了又坏,甚至连背老药箱的皮带也断过十多次,搭扣也修过多回,但居马泰始终不肯将它丢弃。“看着它,我就感觉到一种精神和力量。”居马泰告诉记者,在他的心中,这个老药箱就像是父亲的眼睛,始终凝视着他前进的脚步,关注着他的乡村医疗事业之梦。

两个新生命:

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快乐

包扎墩是特克斯县部分牧民过冬的冬牧场,总面积2200余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000多米,共有1500户4000余人。进入包扎墩冬牧场的路途十分艰险,身边是悬崖峭壁,脚下是莫测深渊。居马泰长年行走在这样的路途中,深入牧区为牧民巡诊送药,为患者解除病痛。

居马泰记得,他刚毕业不久的一天来到牧区,一位五十多岁的哈萨克族牧民突然间手脚不听使唤,其亲属马上找到他。他根据患者所表现出的症状,诊断是患了脑中风。为进一步确诊和准确用药,他专门赶到县里找到一名老专家讨教治疗方法。之后他连夜赶回到牧区,按照专家的指导对患者进行了治疗。结果仅用半个月的时间,患者就能下地走路了。患者和亲属欢天喜地,全家人来到居马泰工作的诊所表示感谢。这次治疗,让居马泰体会到了作为一名乡村医生的荣耀。

真正让居马泰感到无限快乐的事是分别在1995年和1996年他为两位哈萨克族孕妇顺利接生。1995年居马泰接生的男孩名叫阿尔达克,现已移民至哈萨克斯坦;1996年居马泰接生的美丽姑娘古丽曼,至今健康地生活在包扎墩牧区。居马泰颇为得意地告诉记者,因为都是他接生的,所以这两个孩子一直都尊称他为“爸爸”。

三个好孩子:

见证他家庭温馨和从容应对困难

包扎墩牧区山沟中的大多数道路是由牧民们凿出来的,仅能容下一匹马或两只羊通过。在这里居住的牧民十分分散,去一户牧民家一般要翻越好几座山才能到达,最远的得骑两天马。居马泰每巡诊一次,至少需要二十多天,长的线路甚至需要一个多月。在这里从事乡村医疗事业,工作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

其实,居马泰身患心脏病,并不适宜在高原山区工作。他的妻子也因子宫肌瘤先后动过5次手术,身体虚弱,他们的3个孩子年龄尚小。鉴于居马泰的实际情况,特克斯县卫生局领导曾三次准备把他调至条件好一点的农业村区域工作,但都被他婉言谢绝了。“我属于生养我的这片土地。这里的牧民们离不开我,而我也离不开这些淳朴的牧民。”居马泰说。

对于居马泰忘我的工作态度,起初大女儿高哈尔不能理解。“小时候,千呼万唤好不容易等到爸爸从山里归来,还没有亲近两天,他就又离开了。我曾十分反感爸爸所从事的这个工作,甚至耍一些小脾气要让他回家。”如今已16岁在乡里上初中三年级的高哈尔说起往事,显得有些害羞。“随着年龄的增长,后来我慢慢明白了道理。人间本来就应有大爱,我不仅应该支持爸爸的工作,而且要尽些义务照顾好妈妈和弟弟妹妹,以免除爸爸的后顾之忧。同时,我要好好学习,以后力争考进医科大学;将来我也要做一名有专业知识和能力的乡村医生。”高哈尔对记者说。

居马泰表示,虽然一年中他和高哈尔、迪娜、阿依斯三个孩子相聚的日子不多,但每次在一起都十分温馨。今后,他会更加珍惜与孩子们相处的美好时光。无论遇到多少困难和烦恼,他都会从容应对,努力克服,坚决做好乡村医疗工作。

四条巡诊线:

演绎他二十年为牧民看病的大义

居马泰将他在包扎墩牧区的巡诊之路分成康卡尔、什布德尔、肯布拉克、铁里克赛四条线路。而在这四条线路中,每年冬季时牧民赶着牛羊转场不论走哪一条,稍有不慎,人和马匹牛羊都可能会坠崖,其后果不堪设想。一直以来,包扎墩牧区没有任何的通讯设备,无法使用通信工具。就是这样的地理环境,居马泰每年有超过300天骑马行走在这些线路中,其面临的危险可想而知。

包扎墩牧区卫生院的医生换了一批又一批。其中,很多年轻人不是不会骑马,而是怕危险,因而都不愿意在这里从事医疗工作。不过,居马泰一心惦记这里的牧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他说:“去这个冬牧场的道路十分危险,又不能通信,如果牧民的孩子发烧,不能及时就诊;如果一个妇女难产,得不到医生及时助产;如果一个老人血压升高,而药不能及时送过去,这些都可能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安全。所以,他们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

二十年巡诊生涯,居马泰在路途中遇到过太多的危险,其中的惊险一幕在2010年冬季上演。那年冬季的一天,居马泰巡诊时正逢下雪天气,山路十分难走。在骑马过一段狭窄的山路时,马不小心失蹄,坠下山崖而亡,同时他从马背上被甩到岩石上,腿部受伤。当时,他无法联系到任何人。想到牧区一名正在发烧的婴儿等待他去救治,他咬紧牙关,拖着一瘸一拐的伤腿,蜿蜒爬行数公里山路,终于到达目的地。救治完病人后,居马泰也因伤和劳累倒下了。最后,当地牧民们抬着他把他送下山来进行医治。

2002年2月底的一天,居马泰巡诊到半路时得到消息:包扎墩牧区牧民西尼古丽农药中毒。居马泰加快速度,骑马连续走了一天一夜才赶到这位牧民家中。抢救治疗了三天,西尼古丽终于脱离危险,而此时的居马泰也几乎虚脱。

居马泰按照党和政府的政策,为牧民减免注射费以及诊疗费,赊账为贫困牧民看病。他还时常自己垫钱给贫困牧民看病。二十年来,经他减免的牧区牧民注射费、医药费等近10万元。

在二十年行医过程中,居马泰真切感受到了大山深处的牧民们看病是多么离不开乡村医生。居马泰对牧民们的好,牧民们从来不曾忘记;牧民们对居马泰的感情,居马泰也珍藏在心底。哈萨克谚语说,“生命里只要有爱的点滴,日积月累就可以成为爱的海洋”。二十年来,包扎墩牧区的牧民们早已将居马泰当成了亲人。牧民们的求学、工作甚至连婚丧嫁娶等家事,牧民们都愿意和居马泰一起商量解决。同时,艰苦的条件磨炼了居马泰的毅力,更铸就了他行医的品格;牧民们对他的真挚情感,也更坚定了他要一辈子为牧民服务的信念。

(文/摄影 记者许洁之)

[责任编辑: 邵振彤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