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常海霞:将祁连山生态保护进行到底

  央视网讯(记者王小英倪杨)在河西走廊南侧、祁连山的中段北麓,有一个地方,森林草原、河流瀑布、绿洲平原、雪山冰川交织成一幅幅神奇、耀眼的风景画。被称为“祁连山骄子”的裕固族就生活在这里,这个只有15000人左右的少数民族至今仍主要以放牧为生。

  作为裕固族唯一的全国人大代表,1987年出生的常海霞一直对家乡的生态忧心忡忡。

  “我是牧民的孩子,对草原感情特别深,看着草原一天天恶化,心里万分焦急。”常海霞说,无论是平日的调研走访,还是和亲戚朋友聊天,依赖草场吃饭的牧民们都会说,你是代表,你替我们去反映,草原退化这么严重,再不保护,牧民就生存不下去了。

  履职四年,常海霞每年带来的建议都与生态保护相关。

  2013年,第一次参会,常海霞建议国家将肃南县列为生态屏障保护建设补偿试验区试点县,以及加快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功能区规划划分。

  第二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调整河北衡水湖等4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通知》发布,对甘肃祁连山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和功能区划进行调整。

  2014年,她则将目光延伸至少数民族文化遗产保护,建议国家能给予更多保护传承裕固族文化的支持政策,更加重视少数民族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人培养。

  2015年“两会”,常海霞带了3份关于祁连山生态保护的建议。“3份建议都得到了相关政府部门的答复,并启动了一些项目,但草场保护时不我待。”她说。

  今年,她又带来了一份题为《关于将肃南县列为祁连山国家级生态补偿试验区试点县的建议》,提出逐步对祁连山生态保护核心区和缓冲区内群众进行生态移民,以遏制草原进一步退化的现象。

  常海霞说,肃南县在保护祁连山生态环境的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牺牲,特别是随着国家退牧还草、退耕还林、草原补奖等政策的实施,大幅压缩牲畜规模,严格控制资源开发,牺牲了发展机会和经济利益,影响了农牧民持续增收,制约了县域经济发展。

  而且,由于历史欠帐大、补助标准低、重点生态保护主体功能区定位不明确,生态保护合理补偿机制不健全,专项治理规划和生态恢复项目实施迟缓等原因,祁连山生态环境局部好转、整体恶化态势仍然明显。

  她建议将肃南县列为国家级生态功能区补偿示范点,加快建设祁连山生态安全屏障,实施生态功能区综合治理规划和生态恢复项目,落实科学合理生态补偿机制,从根本上解决影响和制约祁连山生态保护问题。

  不止于建言,常海霞更有实际的行动。2014年,常海霞贷款在村里办起了舍饲养殖场,希望通过她的示范效应,逐步改变千百年来形成的牧民游牧传统习惯,缓解天然草场的压力。

  对于常海霞辞去舒适的银行职员工作,重新做回牧民的举动。“不少人都说我傻,但我不觉得”。常海霞声音不大,却眼神坚定。

  “祁连山生态保护的建议,我已经提了4个年头,只要履职一天,我还会继续关注下去。”她说。

[责任编辑: 闫小芳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