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央深改小组27次会议 近3年中国突破哪些关口?

  8月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以下简称“中央深改小组”)召开会议。

  这是自2013年12月30日成立以来,32个月内,中央深改小组召开的第二十七次会议。会议指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至今快3年了”,“突破了一些过去认为不可能突破的关口,也解决了一些多年来想解决但一直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

  近3年来,中国突破了哪些“关口”?怎样解决“问题”?透过中央深改小组27次会议,可以找到部分答案。

  三年脉络:

  夯基垒台,立柱架梁

  2013年11月12日,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1个半月后,同年12月30日,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会议召开,决定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由习近平任组长。该小组负责改革的“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

  除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任组长外,另外3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分任副组长,4人构成中央深改小组最高指挥决策层。

  与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域匹配,中央深改小组下设经济体制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民主法制领域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党的建设制度改革、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六个专项小组,“统筹协调处理全局性、长远性、跨地区跨部门的重大改革问题”。

  2014年1月22日,小组召开首次会议,全面深改由此“开局”。两年之后,在今年1月11日召开的第二十次会议上,习近平总结道:“全面深化改革头3年是夯基垒台、立柱架梁的3年。”

  从时间轴看,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中央深改小组召开会议8次,审议及通过文件37个;2015年是全面深改的关键之年,召开会议11次,审议及通过文件65个;而到了今年“施工高峰期”,前8个月召开深改小组会议8次,审议及通过文件60个。

  32个月来,接近“每月一次”的召开频率渐成“惯例”,每次会议议题的平均数也明显增长。根据统计,2014年,单次会议平均审议通过文件4—5项,2015年增加到5—6项,而刚落幕的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文件14项,创历史新高。

  以2014年为例。2014年初,在首次和第二次中央深改小组会议上,习近平分别强调“一年之计在于春”,“起跑决定后程”;2014年年中,在第四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为今后几年改革开好头”;当年底,在第八次会议上,习近平总结展望道,“明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 ,“要巩固改革良好势头,再接再厉、趁热打铁、乘势而上”。

  盘点全面深改开局之年,审议通过的各项会议文件,同样可以发现“年初规划、全年督促、年底总结”的规律。

  2014年1月22日,中央深改小组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央有关部门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重要举措分工方案》,将改革任务分解为336项重要举措;2014年2月28日,中央深改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2014年工作要点》,明确了2014年改革的任务和重点。

  秋天,2014年8月18日,中央深改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上半年全面深化改革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重要改革举措实施规划(2014—2020年)》,总结现有深改成果,并为未来7年全面深化改革绘制了完整系统的“施工图”。

  年底,2014年12月30日,中央深改小组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工作的总结报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2015年工作要点》等,并指出,2014年确定的80个重点改革任务基本完成,此外中央有关部门还完成了108个改革任务,共出台370条改革成果。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认为,中央深改小组的成立更具权威性,能够保证改革的设计、协调、推进和监督每一个环节的落实,有助于确保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落地生根:

  顶层设计与试点推广结合

  2013年11月9日至12日,为期4天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曾提出了全面深改的“时间表”: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中国改革既要顶层设计,也鼓励不同区域差别化探索。在中央深改小组会议中,“试点”是高频词汇。据本报统计,27次会议上通过的以“试点”为名的方案或意见,至少32份,跨度涵盖巡回法庭、公立医院改革、公益诉讼等诸多领域。

  如何选择“试点”,“试点”如何推进?

  2015年6月5日召开的中央深改组第十三次会议明确给出答案:对矛盾问题多、攻坚难度大的改革试点要科学组织;根据改革需要和试点条件,灵活设置试点范围和试点层级;试点要同中央确定的大的发展战略紧密结合起来;鼓励地方和基层在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方面积极探索;等等。

  最典型的“试点”加“推广”,莫过于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

  国内的自贸试验区改革,始于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贸区挂牌运行。2014年10月27日,中央深改组第六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进展和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的推广意见》。习近平在会上指出,“对试验取得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能在其他地区推广的要尽快推广,能在全国推广的要推广到全国。”

  2014年12月,在上海自贸区运行一年三个月之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决定推广上海自贸区试点经验,设立广东、天津、福建三个自贸试验区,自贸区改革由上海一枝独秀进入到四方竞合的局面。

  2015年11月9日,中央深改小组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若干意见》。同年12月,国务院印发文件提出“要进一步优化自由贸易区建设布局和加快建设高水平自由贸易区”。

  9个月后,今年8月31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辽宁省、浙江省、河南省、湖北省、重庆市、四川省、陕西省新设立7个自贸试验区,自贸试验区建设进入了试点探索的新航程。

  改革措施推广之后,如何使其落地生根?“目标任务要抓实,精准落地要抓实,探索创新要抓实,跟踪问效要抓实,机制保障要抓实。”今年6月27日,中央深改小组第二十五次会议如此强调。(记者 陈振凯 雷龚鸣)

[责任编辑: 闫小芳 ]

相关新闻: